首页 >> 新闻中心 >>  重大新闻
2020年度国家治理领域精彩观点归纳——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10个观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领导干部要胸怀两个大局,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个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我们谋划工作的基本出发点。”对当前国情世情做出“两个大局”的准确判断,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战略眼光和辩证思维能力,具有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是新发展阶段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根本遵循。

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深入思考和研究两个重要问题:一是如何认识“两个大局”的内涵、如何把握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二是如何胸怀“两个大局”谋划和推动工作,不断开辟经济社会发展新局面。对此,理论界作出了深刻而丰富的研讨与争鸣。

必须要认识到,“两个大局”是全局性的重大战略判断,是关于国内国际发展大势的战略判断,是对新时代中国与世界关系的精辟论述,是对我国发展历史方位和世界坐标的精准定位。“两个大局”之间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二者相互交织、相互激荡、相互影响,可以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世界大变局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是最为核心的部分。应对大变局,必须要有大战略,且始终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动摇、坚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不动摇。同时,要处理好应对外部压力与释放内部积极性这对关系,更好地聚焦核心力量、化解主要风险、解决主要矛盾。抓住当今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给中国带来的难得战略机遇期,顺势而为,如期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颜晓峰:“两个大局”的历史交汇,既带来重大战略机遇,也带来严峻风险挑战

“两个大局”是重大战略判断,胸怀“两个大局”是宽阔战略视野,而统筹“两个大局”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当前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增多的复杂局面面前,主动应对风险挑战、着力破解复杂局面的宏伟战略实践。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是近代170多年来实现中国梦的历史进程,进入到最为接近实现这一目标的历史阶段,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统筹推进下,所构成的一种战略态势、战略局面。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十月革命一百多年来、一战结束一百多年来、五四运动一百多年来,世界政治格局、经济布局、军事棋局、科技进步等领域发生的全球历史性革命性变化。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是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大环境下形成和展开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是外在于中国的变局,不是置中国于局外的变局,中国也是塑造这一大变局的重要力量。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增多的复杂局面,从根本上讲,是“两个大局”交汇碰撞的产物。“两个大局”的历史交汇,既带来重大战略机遇,也带来严峻风险挑战。——天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北京日报》,2020年1月13日)

樊鹏:处理好应对外部压力与释放内部积极性的关系,更好地聚焦核心力量、化解主要风险、解决主要矛盾

“两个大局”相互交织、相互作用,彼此深刻影响,使我国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增加。如何能够既提高体制的风险驾驭能力,又保持好内部的战略定力和发展活力,增强社会的凝聚力和改革的汇聚力,成为当前政治领域的主要矛盾和战略重点。

相对于当前的形势与任务,我国的治理还存在一些深层次问题。从大的方面来讲,改革需要讲究“惠而不费,威而不猛”,需能够在危机面前保存自己的能力,减少消耗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在执行层面克服危机过程中,尤其在处理外部风险下相互叠加的内部问题时,更需保持政治定力,讲究“火候”与平衡。历史经验显示,越有发展压力,越需保持改革定力,树立制度成本和资源成本意识,面对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和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下的攻坚克难,最大程度地激活内生动力和内生因素来促发展,从整体战略上考虑如何更好凝聚亿万人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强大合力,尽量减少内部的体制消耗,避免过高的管理成本。——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环球时报》,2020年7月21日)

刘建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世界大变局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是最为核心的部分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核心要义体现在“全”字上。它代表着全中国人民的伟大梦想,更意味着这个梦想不是单一方面指标所能体现的,而是全方位的复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核心要义体现在“变”字上,而且这个“变”是百年未有的,是大趋势性的,特别是跟“局”密切相关的。这个大变局最为核心的内容是世界格局,主要是世界经济格局和国际政治格局。

推动世界格局变化的最根本性力量是经济全球化以及与之相应的社会信息化。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无疑对世界经济格局和政治格局朝着更加均衡并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演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推断,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的推进,世界大变局将加速演进。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世界大变局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是最为核心的部分。——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20年第3期)

郭庆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共同演绎21世纪世界历史大变局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是国内大局,即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国际大局,即新兴行为体的强势崛起引发了国际格局和国家关系的洗牌和重塑。国内大局与国际大局同步交织、相互激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相互影响又互为机遇,在中国与世界深度互动和并肩前行中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和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核心是“复兴”,其给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带来的是全球治理改善中的中国智慧和世界秩序重塑中的中国力量;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核心是“变局”,其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的是全球要素配置中的中国机遇和国际力量洗牌中的中国机会。两个大局是当代中国的谋事之基。只有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类规则,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才能够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披荆斩棘、破浪前行、无往不胜。——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党委书记、教授(《学习时报》,2020年3月20日)

罗建波:“两个大局”是对我国发展历史方位和世界坐标的精准定位

研判今天中国发展的历史方位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需要全面、辩证理解“三个前所未有”和“两个没有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全党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我们要坚定战略自信,既要看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光明前景,又要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和战略耐心,清醒认识到中国由大到强的发展进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帆风顺。

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内生性、可塑性、延展性显著增长。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的世界影响力、感召力和塑造力在不断扩大,中国实现了由以前“迎来战略机遇期”“维护战略机遇期”向“塑造战略机遇期”的转变。中国审视战略机遇期的视野,也由以前“由外向内”转向“内外并举”,即不仅看到外部环境变化对中国的影响,也看到中国自身发展对外部世界的积极影响,认识到中国发展本身就是推动世界发展和国际秩序变迁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也是从根本上决定中国外部环境的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中国自身的不断发展,就是中国面临的最大机遇。——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学习时报》,2020年10月30日)

陶文昭:“两个大局”之间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二者相互依存、相互促进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是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形成和展开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是置中国于局外的变局,中国是这一大变局的参与者、塑造者、引领者。推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朝着更加光明的方向发展,能为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创造良好的外部“大环境”。

“两个大局”之间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二者相互依存、相互促进。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中国梦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息息相通,中国人民愿意同各国人民在实现各自梦想的过程中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实现共同发展,让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推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朝着更加光明的方向发展,能为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创造良好的外部“大环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9月24日)

王小广:应对大变局,必须要有大战略,且始终保持战略定力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机遇来自于大变局,风险同样来自于大变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危机之局,也是希望之局。就我国来讲,这种大变局可能面临多重高风险类别的叠加,既要突破美国对我国和平崛起的全面遏制政策的“强干扰”,还要有力地应对诸如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冲击,更要着力解决自身长期累积的结构性体制性矛盾。

应对这样的大变局,必须要有大战略,且始终保持战略定力。我们的大战略就是党的十九大确立的“两步走”的战略安排,坚决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解决制约我国新旧动能转换、民生社会福祉提高的体制机制障碍,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实施这一大战略的过程中,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许多风险、挫折,但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退却,必须迎难而上,始终保持战略定力。要善于发现危险之核心所在,善于排除各种风险阻力。——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教授(《人民论坛》,2020年5月中)

罗平汉:“两个大局”的准确判断体现了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战略眼光和辩证思维能力

广大干部要树立战略思维和全球视野,站在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相互联系的高度,审视我国和世界的发展,从而保持战略定力和坚定信念,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在发生深刻多样变化的同时,依然有许多不变的因素,并且变与不变的交织,使得当今世界异常复杂。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才能把握和应对世界大势?一个重要的秘诀就是我们要紧密围绕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在大变局与新时代的相互激荡中积极作为,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调动国内和国际的一切积极因素,努力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朝着有利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转化,不断开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新局面。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符合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正向发展要求,符合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景,符合时代进步潮流和人类社会发展趋势。——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共党史教研室主任、教授(《北京日报》,2020年1月13日)

毛俊响:抓住当今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给中国带来的难得战略机遇期,顺势而为

必须从国际和国内两种背景来认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论断的重大意义,积极统筹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抓住当今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给中国带来的难得战略机遇期,顺势而为,如期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变”,不仅体现在国际力量对比关系的转折变化,还体现在大国关系的深刻调整,更体现在其对全球治理体系的深层影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世界经济重心由北大西洋向太平洋区域转移,国际经济格局“东升西降”趋势日益明显;世界权力格局由一超多强向多元体系转移,国际格局出现重组、调整,力量对比更加趋于平衡;全球治理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大国博弈加剧推动国际体系深刻变革。——中南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中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授(《湖南日报》,2020年5月21日)

王虎学:针对我国面临的复杂国际形势,必须坚持“三个不动摇”

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调研期间强调指出,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动摇、坚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不动摇。“三个不动摇”的重要论断无疑是确保新时代我们党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问题得以如期实现、完成和化解的根本思想保证,是支撑党员干部攻坚克难、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四个自信”的力量之源,是激励中华民族不懈探索、奋勇向前的不竭动力。

“三个不动摇”是对当前形势的正确判断。针对我国面临的复杂国际形势,必须坚持“三个不动摇”。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环境错综复杂,世界不稳定因素日益凸显,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参与全球治理的同时,也要提升应对复杂局势的能力,做好迎接风险挑战的准备,积极谋求自身发展。——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人民论坛》,2020年9月上)

来源: 《国家治理》周刊

 
 
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
微信公众号: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安门大街55号王府世纪422-1
网址:www.shzl.org.cn     邮箱:zgshzlyjh@126.com   电话:010-65123357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shzl.org.cn. 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   京ICP备20003282号-1